您的位置: 順豐集運客服 / 觀點 / 四月觀察 / 正文

孟晚舟歸來後 華為內部為何卻一片平靜?

2021-10-03 16:12:35 評論: 字體大小 T T T
晚舟歸來,華為內部卻一片平靜。在華為總部電梯間,顯示屏上打出“山花爛漫迎君歸,守候1029天”字樣;咖啡廳裏,“燈塔在守候,歡迎英雄回家”的咖啡杯被廣泛使用。但除了無聲的祝福之外,華為上下都好似急匆匆趕路的人,並沒有要停下腳步慶祝一番的樣子。

孟晚舟歸來後 華為為何靜悄悄?

晚舟歸來,華為內部卻一片平靜。

9月25日,華為公司首席財務官孟晚舟,結束被加拿大方面近3年的非法拘押,乘坐中國政府包機抵達深圳。

第二天,環球時報記者探訪華為總部——孟晚舟被加方扣押之前在此辦公。電梯間,顯示屏上打出“山花爛漫迎君歸,守候1029天”字樣;咖啡廳裏,“燈塔在守候,歡迎英雄回家”的咖啡杯被廣泛使用。

但除了這些無聲的祝福之外,華為上下都好似急匆匆趕路的人,並沒有要停下腳步慶祝一番的樣子。

但有句老話説:靜悄悄的河面下,往往激流湧動。

1、

01

孟晚舟歸來

面對的是什麼樣的華為?

“企業就是一條大河,我們修好堤壩,讓水在裏面自由流淌,白天流,晚上流,只管自己流。當企業家在這個企業沒有太大作用時,就是這個企業最有生命力的時候。”

華為這場始於1997年的變革,堅持了20年,經過六大管理變革,築成一座堤壩,使得華為在組織的高層不再需要個人權威和英雄,就可以一直流淌不息。

現在華為的決策權是在由7人組成的董事會常委會手裏,任正非自己説了也不算。“我只有否決權,而且這個權力也不能常用,用多了就失靈了。”

這重要的7個人的人選是由華為主要管理層共同推薦,並經由持股員工代表大會評選通過的。這7個人中有3個人可以輪流主持會議,即輪值董事長。

任正非説,“華為的變革就是對個人權威的消滅過程,什麼時候華為不依靠一個人或者幾個人的影響力了,華為就真正地成熟了。”

所以,當2018年“孟晚舟事件”發生後,有美國記者問任正非,“假如你與孟晚舟一起被扣押在加拿大,華為會怎麼樣?”任正非才可以有底氣回答道,“公司的工作不受任何影響,因為我們已經流程化、制度化了,不會因為一個人,影響一個公司的運作。”

孟晚舟歸來後,面對的就是這樣一條越來越“成熟”的大河。

2、

這條“大河”形成了獨特的公司文化:冷靜、理性、剋制。

據説,當華為第一次進入世界500強時,公司一位高管一大早走進會議室這樣宣佈:告訴大家一個不幸的消息,公司進500強了。沒有人有欣悦感,沒有人倡議搞慶典活動。

曾經,華為研發部門的負責人在向任正非彙報研發成果時,面有得意之色,任正非笑着説:“你什麼時候可以讓公司不向美國公司交專利費了,再來吹牛吧!”

02

往後的日子

華為面臨着什麼?

孟晚舟平安歸來,意味着美國對華為的無理打壓放鬆了嗎?答案可能是“NO”。

在9月27日的白宮新聞發佈會上,面對記者追問,白宮新聞祕書普薩基説,“我們的對華政策沒有改變”

日前,美國商務部長吉娜·雷蒙多在出席美歐“跨大西洋貿易和技術理事會”(TTC)的首次會議時表示,美國需要與自己的盟友——歐洲進行合作,以放慢中國創新的“腳步”

中國(深圳)綜合開發研究院新經濟研究所執行所長曹鍾雄分析認為,可以預見,未來美國對華為等中國高科技企業的打壓依然腳步不停、力度不減。

3、

(華為科研人員在檢測基站天線。圖源:華為官網)

曹鍾雄説,孟晚舟的歸來,一定程度上説明中美雙方在一些領域達成了一定共識,也釋放了一些利好。從某種程度上説,雙方都還在積極地推動對話。

但從目前中美關係的大趨勢,以及國際上的大環境看,美國對華為的出口管制不可能有太多的改變,也不會改變美國對華為打壓的基本邏輯和態度。

“當然也不排除在局部領域給華為適度的放寬管制,以換取美國在其它地方索要的利益。但在美國基本政策不改的大邏輯下,華為面臨的挑戰依然是供應鏈的斷供和國際市場的擠壓。”曹鍾雄説。

03

華為:不惜打出最後一發子彈

8月6日,華為在深圳發佈2021年上半年經營業績。

數據顯示,華為在今年上半年實現銷售收入3204億元人民幣,同比下滑29.4%,淨利潤率9.8%。和去年9.2%的數據相比,淨利潤率有微弱提高。但在三大主營業務中,除了企業業務外,華為其他兩項業務營收均有不同程度下調,而手機等為代表的消費者業務營收下降幅度超過40%。

華為輪值董事長徐直軍表示:“面對挑戰,全體華為員工都展現了非凡的勇氣和力量。我們明確了公司未來五年的戰略目標——活下來,有質量地活下來。”

8月17日晚,華為心聲社區披露了公司另一位高層郭平與新員工的座談紀要。

郭平表示,華為在手機領域會繼續保持存在,期待隨着造芯能力不斷增強,手機王座也終將歸來。而針對整個產業鏈卡脖子問題,華為會用自己的能力去幫助產業鏈上的夥伴增強自己的能力,突破別人的阻礙,建立起一個可靠的供應鏈

“為此,我們不惜打出自己的最後一發子彈。”郭平説。

(深圳華為基地H區軟件研發中心俯瞰)

曹鍾雄認為,為了高質量地活下去,華為首先還是要積極找到可替代的,哪怕是性能略有下降的芯片供應鏈,這樣就可以確保華為一定的利潤和市場份額。

更重要的是積極去開拓如華為雲、智能汽車,以及相關數字化轉型應用場景中的新的市場空間。一方面,可以扭轉這種供應鏈斷供的不利局面,一方面,可以積極地探索新的市場增長空間,規避美國和其他國家的擠壓,通過換賽道、換場景、換市場來找到企業更高質量生產的利潤空間和市場空間

曹鍾雄認為,應當積極構建芯片設計製造等卡脖子科技攻關的國家供應鏈網絡,以華為為龍頭,打造科技創新共同體,一方面解決華為自己發展問題,一方面協同帶動國內企業和科研機構發展,在更高賽道找到中國高科技企業更高水平發展的空間。

04

把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

美國諮詢專家大衞·沃爾夫,在他的研究報告《建立連接——中國電信巨人的和平崛起》中,給他的西方同胞的警示是:

電信業是中國第一個走出世界、挑戰國家巨頭的行業。華為在“中國的硅谷”——深圳這個引入自由競爭的大熔爐裏,引熱了中國的創新基因。如果我們帶着有色眼鏡來看他們,只會令我們喪失與其合作、從中學習並利用這些企業走向繁榮的機會。而且會在中國和西方國家間築起一道偏狹的高牆,這是全世界都不願意看到的。

華為心聲社區官微曾發佈了一篇署名“樵夫”的散文《是不是所有的“菊花”,生命力都如此頑強?》,文章的結尾如此説:“季節是時代的象徵,冷暖是大環境的映射,青蟲則是磨難的隱喻,翠菊有其堅韌,我們也有掌握命運的決心。”

或許,只有當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時,才是那道偏狹的高牆坍塌的開始。

參考引用材料:《下一個倒下的會不會是華為?》(田濤、吳春波著);《華為輪值董事長郭平與新員工座談紀要》等。

責任編輯:東方
來源: 深圳衞視深視新聞
相關推薦:
看完這篇文章有何感覺?已經有0人表態
時間:
2017年03月03日 ~2017年03月04日
地點:
南鑼鼓巷地鐵站和張自忠地鐵站之間 (確認報名後,告知具體地址)